About prem sada

因為想知道:我看、我聽、我聞、我嚐、我碰觸、我感覺….。

情緒記憶與健康

雖然「啟動穴位療程」作用在身體能量(氣)的調節,有時也會碰觸到儲存在身體中的情緒記憶;但又不像「啟動存取」過程會經歷情境或畫面。今天下午案主在「啟動穴位療程」的經驗是一個清理消化系統中情緒記憶的例子。

穴位療程開始前我總是先用「啟動」來擴展與放鬆案主的身心系統。今天在啟動時,案主身體做即有不同層次的發生;其中比較罕見的狀況是他感覺能量從喉嚨到嘴巴不斷升起,嘴巴像在吐泡泡。

放鬆過後,我們來到穴位。一開始,除了身體不同部位先後有反應,也感覺氣一陣陣的從胃部上升到嘴巴,也是吐泡泡;同時呼吸道會發出鼾聲。過了一段時間,比較強烈與持久的體驗是脈搏的跳動:先局部,然後整個身體都感受到脈搏的跳動。接著感覺胃部有點不舒服。然後,感覺腳底像有人在煽風,會冷。

腳底冷風與冰冷的感覺後來也來到手掌、手臂。接著他感覺寒氣是來自胃部,幾分鐘後體內起了個戰慄。過段時間,感覺寒氣一直從體內升起;然後全身冰冷。當來到最後的穴點,身體不再感覺那麽冷,但腳還是冰冷的。走完穴位後,我再回到他微能量體上做清理。這過程,他感覺體內外麻麻刺刺的與冷的能量交錯運行。療程最後再回到他身體,分別把手放在他腹部與腳掌給予療癒能量。

這期間執行這療程,遇到的情緒能量都是火的品質(煩躁、輕微的憤怒);今天是第一次遇到冰凍的能量。驚訝的是他的寒氣主要源自胃部(童年),因一般都在肚臍(出生與出生前),而且凍結能量溶化後是往上移動,往消化道的另一端“口腔”出去;而不是從“肛門”(腸子蠕動與排氣)排出。

這次明顯是碰觸到客戶因創傷/驚嚇留下的凍結能量記憶。個案結束後與客戶確認,的確她在童年時期爸爸經常對他與家人言語與肢體暴力。平時他對聲音敏感,看有人吵架或撞門之類的聲音可引發他內在極大的不安。至於療程過程中手腳的冰冷感呼應他平時經常的狀況;也表示他近幾年來胃變得敏感,緊張時就會不舒服,等等。與其他驚嚇反應模式相較, 因“凍結”是冰塊,需先溶化才可能昇華;所以解除它需更多的時間與耐性。會建議這位客戶繼續療程。

通常,累積在體內屬火的情緒記憶(例如煩躁)較容易往外發洩成憤怒;但那樣會傷害他人與自己與人關係的和諧;凍結鎖住的能量直接傷害自己的身體,時間久了影響身體的靈活也影響自己在生活某些層面的表達。許多人有能量凍結的人,受外在環境激發內在恐懼上來,情緒往外發射有時也可以是非常嚇人的。

與客戶結束通話後,剛好收到一位朋友的訊息。因昨天他接受了「啟動穴位療程」,今天聯繫要告訴我他從療程結束至今天的發生與了解。在聊到童年創傷對一個人身心的影響時,他說:“我媽此生都在對我言語暴力;不過小時候肢體暴力也不少。所以我腸子不好“。最後說:”所有的愛與養份都混雜著暴力”。

是啊!如果人在成長過程中得到的愛與養份混雜著暴力,他成年後給出的愛難免會混雜著情緒,(因為愛可以讓人變得焦躁、憤怒、歇斯底里、痛不欲生、冷漠無情、恐懼)?這個內在混亂讓“關係”成為絕大多數人的生命課題。進入親密關係有如進入一個修煉場,自己內在許多恐懼不安隨時都會被撞出來。人如果無法從親密關係中去覺察自己內在攜帶著哪些童年時期的情緒受傷,很容易無意識的把伴侶投射成爸爸或媽媽;接著帶著內化的爸爸媽媽面具對待孩子。

啟動穴位療程

為實現遠距針灸,這兩個月來做了許多的實驗。確定穴位與工作方式,再累積35個體驗者後,感覺已準備好推出。總結個案經驗以文字呈現這療程又花了些時間;終於今天可以和朋友們正式介紹這個新的工作方式:「啟動穴位療程」。

“完整即是健康”。絕大多數人的出生是健康的,是完整的。但人活到了某個年紀開始感覺分裂,也逐漸忘了健康的感覺。人對待身體的方式通常是找問題(預防醫療)與處理問題(移除或修正);治療到最後可能只是為了減輕身心受苦,並不是重獲健康。我希望藉這療程讓人經驗一種深層與整體的放鬆,從中記起“完整”與“健康”的感覺。

現在「啟動穴位療程」已列為「啟動」(Activate healings)服務項目之一;同時也用它來支持客戶在「啟動存取」或療癒內在小孩過程中,一個清理與轉化身體情緒能量的工具。

深入了解「啟動穴位療程」請🔗 https://wp.me/P1oyt9-1pD

美與醜

小時候,曾讀過這麼一個小故事;故事內容大概是這樣:

有個小女孩因長得醜,經常受到村裡孩子們的嘲笑與排擠。她沒有朋友,沒有玩伴。因為長相受排擠,她感到很無助與孤單。有天,她獨自遊蕩來到了一條河邊。那是她生平第一次從水面看到自己的倒影。河面的鏡射瞬間讓她傷心的嚎啕大哭了起來,心想:“原來自己長這樣!”

河神被小女孩傷心欲絕的哭聲驚動了,化身成一個婦女,靠近女孩並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女孩哭著說:“村裡每個人都嘲笑我醜,沒人愛我,也沒有任何人願意靠近我。”她傷心的問河神:“怎麼辦?我該怎麼活著?我長這麼醜?“

河神憐憫她,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小女孩,對她說:“有方法可以改變妳的長相,妳願意試試嗎”?

河神的提問瞬間平靜了小女孩的哭泣,女孩問:“什麼方法”?

河神回說:從現在開始,妳每天做一件妳覺得是對萬物有益處的事。持續這麼做一年。這一年期間,不要再回到這裡,忘記自己的長相;也不要再從河裡或任何水面看自己的長相。一年後的今天,妳再回來這裡。

回家後,小女孩按照河神的提議,每天用心的去感覺她生活周遭有什麼是她可以盡一份心的人、事、物。隨著她每天這麼做,她慢慢發覺縱使有時被嘲笑或排擠時,她不再像以往那麼的難過。久了,好像村裡的孩子對她也不再那麼敵意。

一年過去了,小女孩記得要再回到那條河畔。她慢慢的走向河邊,慢慢的接近自己在河中的鏡射。最後,她看到一張臉,有別於她一年前看到那張臉。她懷疑她看到的是自己嗎?他不斷的做鬼臉,改變身體動作;河裡的倒影也同樣對她做鬼臉和改變身體動作。

河神這時再次化身為婦人出現,對小女孩說:“沒錯,妳現在看到的倒影就是妳的樣貌”。小女孩困惑的問:“這怎麼發生的?“

河神回答:“是妳每天的行為改變了妳的面相。妳的心善了,心美了;妳的長相自然也變美了”。

這小故事對當時我年幼的心智有重要的啟發,它像一道光般的植入我的系統,影響我之後如何看自己與看別人。年少時對河神的話的了解單純就是:“妳心善了,心美了;妳的長相自然也變美了”。等我心智比較成熟時,對故事的寓意有較深的領會。現在完全明白這故事實際上在暗示頭腦(自我)與心兩個不同向度的存在,在提醒我們每個人最終可以自主的選擇如何開發與使用這兩個向度的能量。

頭腦的天性是二元對立。受頭腦驅使運作的世界,是二元世界,是一個善惡、好壞、對錯對立與衝突不斷的世界。比較、批評、抗拒純粹強化自我(ego)的心智活動。如果把覺知帶入自己心智活動對內在細微能量的影響,無論能量往外攻擊或受挫內收,內在深處會有種空虛感。

然而,心超越二元對立,是純粹的空間:覺知、無念、當下與臨在。人越能從心這空間去感知生命與生活,就越跳脫黑與白的侷限,越能夠活出他生命所有的色彩,成為彩虹。從古至今所有傳統教導,勸人行善也好,鼓勵關懷生命與環境也好,也許都只是在提醒我們記得心這空間。“心”空間能量的開花確實會改變一個人的能量狀態:性格、長相等等。

療癒表示完整

最近一位客戶因想穿越“很害怕身體受傷”的焦慮,選擇遠程啟動(Activate)個案方式來探索他的課題。就這課題他進行了四次個案。前三次個案分別經歷了他在子宮時期前世與主題相關的能量記憶。最後,在第四次遠程啟動他回到純粹的意識,成為海洋。以下是他個案兩小時後傳來的訊息:

 “現在還蠻寧靜的,有點不太想講話,今天的過程感覺泡在海洋裡,思緒剛出來就被海洋吞噬掉,中間一度有在宇宙中找我是誰,一瞬間我突然變成宇宙本身,沒有找尋了,意識到後好像我又回來了,最後好像陷入一種有意識的睡覺狀態,連結束聲都沒聽到”。

 「我就是宇宙」不是狂妄的話,而是每個人回到純粹意識時的狀態。領悟這個,就能明白那些想征服世界或宇宙的人,需要的只是回到自己。

使命與奉獻

你說:使命與奉獻?

使命?人存在地球,如果有使命的話,會是先「自我覺醒」吧!若沈睡,如何執行使命?。

奉獻?若你我能有清澈的意識,發光振動,應該就是對整體人類最大的奉獻吧!如果世人都懂得先整理好自己,而不是忙於整理別人;先找到自己內在和諧,而不是忙於維持外在世界的秩序;這世界自然會是和諧與友善的。

生命

你我是生命,是地球生命能量不同形式的體現。因身體,人以為自己是孤島;因自我,以為可以主宰萬物。然而,地球上沒有任何生物單獨存在,一切有形與無形都是生命能量海洋起伏的結果。

生命是創造力,不斷改變形式。身體活著,生命繼續提供身體所需;死了,生命就以另一種形式體現。生命單純移動,沒有失去與獲得的問題。

生命是智慧。微風是為了把種子帶遠離大樹,讓它們可以獲得充分的陽光與土壤,有機會落地深根,長成大樹。強風是為了清理空氣中過於混濁的意識形態,好讓一切生物能再有喘息,再獲清明。生命不僅照顧人類,生命照顧一切。

生命是平衡。從最小的細胞分子到地球本身的運轉,從可見的人體健康到細微不易被察覺的地球生態都遵循這自然法則。失去平衡等於失去健康。想要健康的人類,需要學習如何在二極之間找到平衡,重新連結上生命。

生命是慈悲。生命給予人類充分的時間與機會去創造、破壞、重建、自我毀滅;直到覺醒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