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prem sada

因為想知道:我看、我聽、我聞、我嚐、我碰觸、我感覺….。

美與醜

小時候,曾讀過這麼一個小故事;故事內容大概是這樣:

有個小女孩因長得醜,經常受到村裡孩子們的嘲笑與排擠。她沒有朋友,沒有玩伴。因為長相受排擠,她感到很無助與孤單。有天,她獨自遊蕩來到了一條河邊。那是她生平第一次從水面看到自己的倒影。河面的鏡射瞬間讓她傷心的嚎啕大哭了起來,心想:“原來自己長這樣!”

河神被小女孩傷心欲絕的哭聲驚動了,化身成一個婦女,靠近女孩並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女孩哭著說:“村裡每個人都嘲笑我醜,沒人愛我,也沒有任何人願意靠近我。”她傷心的問河神:“怎麼辦?我該怎麼活著?我長這麼醜?“

河神憐憫她,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小女孩,對她說:“有方法可以改變妳的長相,妳願意試試嗎”?

河神的提問瞬間平靜了小女孩的哭泣,女孩問:“什麼方法”?

河神回說:從現在開始,妳每天做一件妳覺得是對萬物有益處的事。持續這麼做一年。這一年期間,不要再回到這裡,忘記自己的長相;也不要再從河裡或任何水面看自己的長相。一年後的今天,妳再回來這裡。

回家後,小女孩按照河神的提議,每天用心的去感覺她生活周遭有什麼是她可以盡一份心的人、事、物。隨著她每天這麼做,她慢慢發覺縱使有時被嘲笑或排擠時,她不再像以往那麼的難過。久了,好像村裡的孩子對她也不再那麼敵意。

一年過去了,小女孩記得要再回到那條河畔。她慢慢的走向河邊,慢慢的接近自己在河中的鏡射。最後,她看到一張臉,有別於她一年前看到那張臉。她懷疑她看到的是自己嗎?他不斷的做鬼臉,改變身體動作;河裡的倒影也同樣對她做鬼臉和改變身體動作。

河神這時再次化身為婦人出現,對小女孩說:“沒錯,妳現在看到的倒影就是妳的樣貌”。小女孩困惑的問:“這怎麼發生的?“

河神回答:“是妳每天的行為改變了妳的面相。妳的心善了,心美了;妳的長相自然也變美了”。

這小故事對當時我年幼的心智有重要的啟發,它像一道光般的植入我的系統,影響我之後如何看自己與看別人。年少時對河神的話的了解單純就是:“妳心善了,心美了;妳的長相自然也變美了”。等我心智比較成熟時,對故事的寓意有較深的領會。現在完全明白這故事實際上在暗示頭腦(自我)與心兩個不同向度的存在,在提醒我們每個人最終可以自主的選擇如何開發與使用這兩個向度的能量。

頭腦的天性是二元對立。受頭腦驅使運作的世界,是二元世界,是一個善惡、好壞、對錯對立與衝突不斷的世界。比較、批評、抗拒純粹強化自我(ego)的心智活動。如果把覺知帶入自己心智活動對內在細微能量的影響,無論能量往外攻擊或受挫內收,內在深處會有種空虛感。

然而,心超越二元對立,是純粹的空間:覺知、無念、當下與臨在。人越能從心這空間去感知生命與生活,就越跳脫黑與白的侷限,越能夠活出他生命所有的色彩,成為彩虹。從古至今所有傳統教導,勸人行善也好,鼓勵關懷生命與環境也好,也許都只是在提醒我們記得心這空間。“心”空間能量的開花確實會改變一個人的能量狀態:性格、長相等等。

療癒表示完整

最近一位客戶因想穿越“很害怕身體受傷”的焦慮,選擇遠程啟動(Activate)個案方式來探索他的課題。就這課題他進行了四次個案。前三次個案分別經歷了他在子宮時期前世與主題相關的能量記憶。最後,在第四次遠程啟動他回到純粹的意識,成為海洋。以下是他個案兩小時後傳來的訊息:

 “現在還蠻寧靜的,有點不太想講話,今天的過程感覺泡在海洋裡,思緒剛出來就被海洋吞噬掉,中間一度有在宇宙中找我是誰,一瞬間我突然變成宇宙本身,沒有找尋了,意識到後好像我又回來了,最後好像陷入一種有意識的睡覺狀態,連結束聲都沒聽到”。

 「我就是宇宙」不是狂妄的話,而是每個人回到純粹意識時的狀態。領悟這個,就能明白那些想征服世界或宇宙的人,需要的只是回到自己。

使命與奉獻

你說:使命與奉獻?

使命?人存在地球,如果有使命的話,會是先「自我覺醒」吧!若沈睡,如何執行使命?。

奉獻?若你我能有清澈的意識,發光振動,應該就是對整體人類最大的奉獻吧!如果世人都懂得先整理好自己,而不是忙於整理別人;先找到自己內在和諧,而不是忙於維持外在世界的秩序;這世界自然會是和諧與友善的。

生命

你我是生命,是地球生命能量不同形式的體現。因身體,人以為自己是孤島;因自我,以為可以主宰萬物。然而,地球上沒有任何生物單獨存在,一切有形與無形都是生命能量海洋起伏的結果。

生命是創造力,不斷改變形式。身體活著,生命繼續提供身體所需;死了,生命就以另一種形式體現。生命單純移動,沒有失去與獲得的問題。

生命是智慧。微風是為了把種子帶遠離大樹,讓它們可以獲得充分的陽光與土壤,有機會落地深根,長成大樹。強風是為了清理空氣中過於混濁的意識形態,好讓一切生物能再有喘息,再獲清明。生命不僅照顧人類,生命照顧一切。

生命是平衡。從最小的細胞分子到地球本身的運轉,從可見的人體健康到細微不易被察覺的地球生態都遵循這自然法則。失去平衡等於失去健康。想要健康的人類,需要學習如何在二極之間找到平衡,重新連結上生命。

生命是慈悲。生命給予人類充分的時間與機會去創造、破壞、重建、自我毀滅;直到覺醒發生。

遠距連結靜坐

我們對世界的影響力,不在於我們做了什麼,而是我們是什麼。恐慌、焦慮與不安不僅讓我們遠離自己,也強化了集體意識的恐慌、焦慮與不安。當全球被沈重不安的雲團籠罩時,我們透過靜心整理內在秩序,連結我們寧靜與平和的本質。

這次活動用遠距的方式進行。雖然彼此可能不相識,但當你決定參與這靜坐活動,能量圈就在形成。七是個神秘的數字。建議有興趣參加這次遠距連結與靜坐的朋友,儘可能可以至少連續七天靜坐。無論你哪一天加入,讓自己在同一時間,同一角落靜坐,能量會在那裡聚集形成一個支持你靜心的能量場。

活動日期:2020/3/24-2020/4/2

活動時段:5:00am-6:00am.; 10:00pm.-11:00pm.

報名方式:請與貼文“留言”處留言“參加”。

進行方式:於靜坐時段參與靜坐。在自己家中,用自己慣用的技巧靜坐;請避免禱告、唱誦經文、咒語或祈福之類的方式。初次靜坐的朋友可訊息聯繫,以提供合適的靜坐技巧。活動期間如因故無法同一時間,或全程參加,可於自行選擇時段與日期。但至少靜坐一小時。

病毒與免疫

台灣是個散發著特殊靈氣的地方。這裡的人純樸善良,懂得愛與包容。這土地,事實上可以不需像其他國家一樣經驗武漢病毒的清理。

不論病毒的起源為何,病毒全球性的擴散開來確實是人為因素;也唯有人類本身可停止病毒的蔓延。病毒並非敵人,真正的敵人是人類的自我(ego)。

我們生活的環境中充滿細菌。任何細菌都可進入體內,但它們能危害生命的機會不大。人體是個智慧的有機體。人體精密的生化系統有層層的防衛機制守護著身體,不讓病毒在體內起作用。

面臨新的病毒入侵的同時,體內免疫系統也會發展應付該病毒的抗體。人類屬於同一物種,會集體進化。當病毒廣泛的傳染開來,全人類體內的免疫系統也開始一個更新的過程。人體免疫系統更新需要時間;為加速新抗體的發展,全球性的感染是個必然的過程。

“我們“不在與病毒作戰;我們身體免疫系統也非必要實際藉由病毒感染來更新。面對這混亂的局勢,我們需要的是保持警覺,注意個人與公共衛生;不恐慌也不輕忽。疫情嚴重影響全球經濟,也限制了各種移動;這些都是暫時的。我們很幸運在這階段有個明智與負責的政府的守護,要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