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能力(二)

一切皆能量。人的實質存在是能量。我們每個人理當都可以體察細微能量,可以感知形而上的現象。而感官器官便是我們體察細微能量與連結真實自己的窗口。

當我們年幼無法自我保護,無法選擇友善的環境照顧自己,所以關閉。成年以後,我們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可以照顧自己,有能力選擇友善的生活環境;那麼實在是沒必要再繼續關閉感官能力。

一般認為視力與聽力變差是因為老化。如果意識中沒有選擇性的看或聽,無一絲“不想看”或“不想聽”的念頭,也許老化會被延緩很多。感官能力的敏銳與遲鈍表示一個人意識清醒與否。感官能力越被活化,意識就越擴展;反之亦然。

我們稱一個成道者,一個完全覺醒已成為純粹意識的人為佛。而世上每一個佛都說:“你是佛”。每個人內在的佛性是覺醒的種子,是那暫時被關閉了,等待再被活化的感官能力。

物質身體必定會隨時間老死,但我們的永恆的能量層面可以得到進化與蛻變。世上絕大部份人並不想覺醒。其實人活著也不一定要成佛;但實在沒必要把年幼時的防衛機制一路帶人墳墓中。能感覺是件很好的事,因為感覺讓人有生命力。試著再次打開感官,練習具接受性的去看、去聽、去聞、去品嚐與感覺;擁有敏銳的感官,便擁有敏銳的辨識力。

感官能力(一)

每個人的感覺器官天生是敏銳的。透過感覺器官我們體察內在與外在世界,我們與靈魂有連結。

孩子一般在年幼時,感官器官便逐漸的關閉。在充滿刺激的生長環境中:負面情緒、受污染的環境、暴力、吵鬧等,胎兒與幼兒唯一能為自己做的保護是抗拒與關閉。意識中的抗拒在身體的呈現是過敏(皮膚、呼吸道),關閉呈現不敏感(看不清楚或聽不清楚)。

我從許多個案的經驗中發現,感官能力變差並不全然是後天環境造成的。事實上,在經過一些個案後,原本失去的感覺能力是可以再被活化的。如果感官的關閉與早期生命經驗有關,案主可以清楚的從能量層面看到或感知到例如:某一邊的耳朵外圍有個能量牆,或整個身體被濃霧或一層膜包覆住。“看到“與“了解”什麼時候與為甚麼需要關閉感官能力,就可以逐漸的再打開失去的感官能力。

前世記憶

 

記憶是能量。過去一切發生以量子態溶合在你的量子湯中。過去發生與經驗的屬於舊意識;而大腦運作方式就像電腦,全憑程式(舊意識)中的資訊在分析與了解當下的發生。舊意識作用也如意識的濾鏡,對眼前的世界投射出不同的色彩。 簡單說,舊意識讓你一直活在過去。

 

“前世”是個極佳的模型讓你分辨出過去與現在,讓你了解現在的你是如何帶著舊意識在過現在的人生。“記憶存取”是一個直接的方式“更新”你能量系統中的舊意識與舊程式。

 

如果人在此生可以找到方式去經歷他許多的前世,

他將會發現他累世一直重複同樣的劇碼;

不同的場景,但同一類型的劇情。

 

“看見”讓人有了選擇:

是否要帶著同樣的劇本再去到下一世?

或者可以換個劇本演出?

 

如果你知道你曾經是男人,曾經是女人;

那麼現在的你是男人還是女人?

你同時是陰與陽,何苦執著現在的表象?

如果沒有認出自己內在的男性與女性,

又該如何超越兩性來到合一?

 

如果你知道你曾經是我的母親;而我曾經是你的孩子;

你曾經是我的丈夫;我曾經是你的兄長;

你曾經是我的祖母;我曾經是你的老師;

那你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也許,我們就只是同伴,是朋友。

那麼,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像朋友般的彼此對待?

 

如果你知道你曾經出生在中國、在非洲、在美國、在歐洲;

你累世曾出生在不同國家,扮演過不同的角色。

那麼,現在的你到底歸屬哪個種族或國籍?

現在你堅持的、在乎的、不惜一切要捍衛的東西意義何在?

 

如果能從中獲得了解:

“地球村”與“四海一家”也許就不再是理想與口號。

渴望的源頭

 

無論靈魂上一世是怎麼離開身體的,

他會再回來,

是因為有尚未完成或了解的東西。

無論靈魂再次化身人類的渴望是什麼,

他的渴望需要被滿足。

 

你靈魂渴望的,

是你內在真正的渴望。

當你開始渴望你的靈魂,

你其他的渴望將逐漸消失。

造物的源頭

 

神為什麼要創造人?因為無聊,還是出自於愛?如果是因為無聊,那就沒什麼好聊的。但如果神造物是因為愛,那麼宇宙間存在的一切無論經過多久與多少次的演化,那最初的,源自神的愛的記憶會一直存在於每個分子中。

 

如果相信是神創造了世界,那麼這世界中每個存在體,包括你我,應該都蘊藏著屬於神的能量:創造力、慈悲與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