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奉獻

你說:使命與奉獻?

使命?人存在地球,如果有使命的話,會是先「自我覺醒」吧!若沈睡,如何執行使命?。

奉獻?若你我能有清澈的意識,發光振動,應該就是對整體人類最大的奉獻吧!如果世人都懂得先整理好自己,而不是忙於整理別人;先找到自己內在和諧,而不是忙於維持外在世界的秩序;這世界自然會是和諧與友善的。

病毒與免疫

台灣是個散發著特殊靈氣的地方。這裡的人純樸善良,懂得愛與包容。這土地,事實上可以不需像其他國家一樣經驗武漢病毒的清理。

不論病毒的起源為何,病毒全球性的擴散開來確實是人為因素;也唯有人類本身可停止病毒的蔓延。病毒並非敵人,真正的敵人是人類的自我(ego)。

我們生活的環境中充滿細菌。任何細菌都可進入體內,但它們能危害生命的機會不大。人體是個智慧的有機體。人體精密的生化系統有層層的防衛機制守護著身體,不讓病毒在體內起作用。

面臨新的病毒入侵的同時,體內免疫系統也會發展應付該病毒的抗體。人類屬於同一物種,會集體進化。當病毒廣泛的傳染開來,全人類體內的免疫系統也開始一個更新的過程。人體免疫系統更新需要時間;為加速新抗體的發展,全球性的感染是個必然的過程。

“我們“不在與病毒作戰;我們身體免疫系統也非必要實際藉由病毒感染來更新。面對這混亂的局勢,我們需要的是保持警覺,注意個人與公共衛生;不恐慌也不輕忽。疫情嚴重影響全球經濟,也限制了各種移動;這些都是暫時的。我們很幸運在這階段有個明智與負責的政府的守護,要珍惜。

透視意識~喉輪

這次你回來要探索的課題是關於力量和生存。但感覺你能量與設定的課題模糊。因此,建議你從喉輪來探索信念。

個案一,你一開始感覺在很高頻率的振動中,喉輪和臉部先後一層層像剝洋蔥般的被剝開。接著是身體層面的能量轉化,你經驗到力量與擴展。個案結束後,你的臉變了,說話聲調也更顯得有力量。

個案二,你經驗到從喉輪啟動,位於身體的能量線與能量中心之間的運作過程。脊柱的變化,接著是經驗面臨死亡的恐懼;然後看到意識對身體的執著。過了一段時間,第三眼與心輪再次旋轉起來,你進入另一個深度;最後整個人沐浴在通透的光中。

***********

你過了兩星期又約個案。你說:上一次個案後,發燒了幾天;但不像感冒。隨著感冒症狀消失,內在煩躁感開始出現。這次回來是因為太煩躁了,前兩天連男友也受我的煩躁影響。(呵呵,煩躁能量的確具感染力…)

我問:關於信念呢? 你說:個案後隔天,感覺些句子“我很爛”和“我需要努力證明自己”像在脖子外圍的能量環圈(感覺的到它們,但不會不舒服);過兩天後好像就不見了。後來,也沒再出現。但害怕身體受傷和死掉的感覺好像還在。

與你確認煩躁感的位置後,我們一起決定繼續在喉輪工作。

個案三,你先感覺從喉嚨有層能量被拉高,喉輪出現了一個洞。你說:那個洞是用來呼吸的;同時從洞裡發出(無聲的)聲音振動著包覆在體外的能量層。隨著喉輪能量的轉化,你經驗到感官力不存在–奇怪的經驗–感覺是“混沌”狀態。幾分鐘後,呼吸進入了,你感覺慢慢成形,慢慢可感知到外在環境與聲音等等。接著是第三眼與心輪能量變化,你分辨出它們是分別的兩個場或兩個次元;最後,一切具體的又逐漸消失,(我感覺空間中聲音慢慢消失,光子的移動也停止),你進入真正的靜心:靜定(stillness)– 呼吸停止,思緒停止,身體消失;最後,你只是是純粹的觀照,純粹的意識。我陪你在這狀態一段時間後,帶你回來。你回來後的反饋:平靜、清晰、無念。

靜心是超越死亡唯一的方式。當靜心(meditation)真的發生時,我們經驗死亡,剩下真正的自己。今天的個案過程回應了你對死亡的恐懼與對身體的執著。現在你知道什麼是靜心了,也經驗死亡是什麼。今天的瞥見,你之後要進入靜心就容易了。每天靜坐可讓你擴大今天的經驗。願意的話,開始讓靜心成為你生活的品質吧!

情緒與健康(二)

二月“透視意識”課程中,每個學員設定探索的器官不同,但巧合的是最終的呈現都與消化系統有關。隨著能量的開展,一個個器官都開始打嗝,甚至有人嗝到吐了。

受意識控制與壓抑的身體器官其實想要流動的,打嗝或情緒都是為了釋放壓抑多年的生命能量。課程目的就是要讓頭腦(我)去意識到自己(意識)在身體的呈現、身體各器官彼此間的相互影響以及,身體如何為平衡二元對立在努力。

為了健康,頭腦需了解:情緒不分好壞,不同的情緒是生命能量不同的展現。大笑或發火讓人感覺活生生的;哭洗滌覆蓋靈魂的灰塵。我們可以在情緒沒被外因啟動時就有意識的用健康的方式啟動它們(例如:對著枕頭或空氣大哭或大叫),學習掌握情緒,成為情緒的主人。否則受壓抑的情緒會自己找出口:往內傷害自己身體,往外傷害別人。

脈輪本身沒問題,脈輪能量中心失衡是因為舊意識中偏差的程式。身體本身也沒問題,身體有症狀為了鏡射出意識中對生命能量的控制與批判。任何我們在物質世界中所遇到的生命挑戰,都是我們整合內在與擴展意識的藉口。

想想:如果意識中沒有所謂對的,意識到的世界就沒有什麼是錯的。對與錯是主觀與相對性的角度在看世界;也是所有衝突與戰爭的起因。人越能超越二元對立,就越接近超然。超然不是漠不關心,但從一個更寬廣的視野看世界中一切的發生。

情緒與健康(一)

曾有位香港朋友說:你們台灣人很情緒化。

回台灣這些年的觀察,覺得那位朋友的評論是有道理的。不提實際生活中的發生如何,從政治新聞與本土劇可看到:人們經常用情緒表達(溝通)?

曾在不同的國家參加靈性成長團體,接觸過許多不同文化的人,發現台灣人特別會打嗝。打嗝並非純粹台灣飲食文化的結果;但與台灣社會傾向壓抑情緒有關。

人最初始的情緒源自母親;胚胎時期就可以感知母親的情緒,也會同化母親的情緒。台灣早期社會婦女的角色辛苦,內心有許多壓抑。成人社會對情緒有偏見,自然會控制孩子的感受與情緒;與孩子之間當然也沒有所謂的溝通。成年後,每當舊意識(舊程式)被觸動時,情緒自動反應為溝通的方式。這情形在親密關係(母親)與權力遊戲(父親)中尤其突顯。

第二脈輪的特質是感受,發展在與母親最親近的時期。第二脈輪感受到的情緒從第三脈輪表達可強健第三脈輪。第三脈輪(太陽神經叢)與父權有關,其本質是健康與力量,它是身體的能源中心:情緒的表達讓這個中心像太陽般的發光發熱。無法上升到第三脈輪,以及無法從第三脈輪表達的情緒直接影響消化系統平衡。

身體與意識(三)

許多對2020的預言不外乎是“不平靜”的一年。無論先知們如何解讀;不平靜表示挑戰連連,而挑戰的目的是要人類“改變”。懂得自我檢視與改變的人,是可把挑戰轉化為禮物的人。

看似發生在外的挑戰,實際上是意識(內在)在物質層面的具體呈現。天災不是神對人的懲罰,也不是地球憤怒的吶喊。天災是人禍。全球各地此起彼落的天災,目的要人類覺悟整個地球“共生共存”與“互惠“的重要性。

無論個人或一個國家,如果他滿腦子私利與野心,想的盡是如何剝削與打壓他人,完全無視人道與生態平衡;那他意識是偏差的,他腦子是生病的;他體內自然是亂七八糟的。我們都知道要一個頭腦改變習性與思想是困難的,要整體人類意識型態改變會比移山還難。也唯有巨大挑戰降臨時,整體意識才可能獲得扭轉。

當隔壁發生災難,我們自危、表示同情、為他祈福、伸出援手的同時,災難把我們跟他的心繫在一起。具傳染性的病毒更是快速與直接的方式把世界連結在一起。重點是,在討論與防範疫情擴大的同時,我們是否也可以用一個較高與更寬廣的角度來看事情?

災難必造成損失,也會帶來新秩序。除了擔心會失去什麼,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從中得到新的啟發與改變?也許,人類需要的不是移民到其他星球;人類需要的就只是主動性的改變意識就可減少全球性的挑戰與災難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