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能力(二)

一切皆能量。人的實質存在是能量。我們每個人理當都可以體察細微能量,可以感知形而上的現象。而感官器官便是我們體察細微能量與連結真實自己的窗口。

當我們年幼無法自我保護,無法選擇友善的環境照顧自己,所以關閉。成年以後,我們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可以照顧自己,有能力選擇友善的生活環境;那麼實在是沒必要再繼續關閉感官能力。

一般認為視力與聽力變差是因為老化。如果意識中沒有選擇性的看或聽,無一絲“不想看”或“不想聽”的念頭,也許老化會被延緩很多。感官能力的敏銳與遲鈍表示一個人意識清醒與否。感官能力越被活化,意識就越擴展;反之亦然。

我們稱一個成道者,一個完全覺醒已成為純粹意識的人為佛。而世上每一個佛都說:“你是佛”。每個人內在的佛性是覺醒的種子,是那暫時被關閉了,等待再被活化的感官能力。

物質身體必定會隨時間老死,但我們的永恆的能量層面可以得到進化與蛻變。世上絕大部份人並不想覺醒。其實人活著也不一定要成佛;但實在沒必要把年幼時的防衛機制一路帶人墳墓中。能感覺是件很好的事,因為感覺讓人有生命力。試著再次打開感官,練習具接受性的去看、去聽、去聞、去品嚐與感覺;擁有敏銳的感官,便擁有敏銳的辨識力。

感官能力(一)

每個人的感覺器官天生是敏銳的。透過感覺器官我們體察內在與外在世界,我們與靈魂有連結。

孩子一般在年幼時,感官器官便逐漸的關閉。在充滿刺激的生長環境中:負面情緒、受污染的環境、暴力、吵鬧等,胎兒與幼兒唯一能為自己做的保護是抗拒與關閉。意識中的抗拒在身體的呈現是過敏(皮膚、呼吸道),關閉呈現不敏感(看不清楚或聽不清楚)。

我從許多個案的經驗中發現,感官能力變差並不全然是後天環境造成的。事實上,在經過一些個案後,原本失去的感覺能力是可以再被活化的。如果感官的關閉與早期生命經驗有關,案主可以清楚的從能量層面看到或感知到例如:某一邊的耳朵外圍有個能量牆,或整個身體被濃霧或一層膜包覆住。“看到“與“了解”什麼時候與為甚麼需要關閉感官能力,就可以逐漸的再打開失去的感官能力。

造物的源頭

 

神為什麼要創造人?因為無聊,還是出自於愛?如果是因為無聊,那就沒什麼好聊的。但如果神造物是因為愛,那麼宇宙間存在的一切無論經過多久與多少次的演化,那最初的,源自神的愛的記憶會一直存在於每個分子中。

 

如果相信是神創造了世界,那麼這世界中每個存在體,包括你我,應該都蘊藏著屬於神的能量:創造力、慈悲與神性。

 

記憶

宇宙間一切的發生都被記載著,成為零點場中的記憶分子。而每個人過去種種的發生同樣被記載著,儲存在他的場(field)中與所謂的阿卡沙資料庫:我們過去世累積的經驗(知識、智慧、創傷),我們的本然與本質,這一世在子宮時期種種的發生,以及出生過程與出生後生命發展的歷程,等等。

人出生時並非白紙一張。也許一個新生兒的神經系統僅儲存了子宮時期和出生過程的記憶。但在他的細胞中與他的場中,完整的紀錄著關於他過去的種種、地球與人類進化過程、來自父母兩邊世代的記憶,等等。

當靈魂轉世進入另一個身體,等於開展另一段全新旅程。成長過程很自然的把人帶遠離自己,隨著成長會建立一個新的自己,而逐漸忘記過去世的種種。大腦記得與不記得的發生,全儲存在能量場中。

老靈魂,指的是那些曾經無數次轉世為地球人的靈魂,基本上他們對地球是熟悉的,他們的靈性是比較覺醒的,他們的能量系統急於被了解,他們的記憶庫容易受外界的一些發生而啟動。而其中那些未完成的,仍執著不放或帶有情緒的記憶最容易被活化,也是最急需被處理的記憶。

其實,這世上大部份人都來過這地球很多次,在不同的國土生活學習過,曾為不同的人種,屬於不同的名族。人如果可以找到方式活化自己過去世一些有意義的記憶,這世上的分別心與歧視可能會少一些。

受精卵的意識(記憶)

最近執行記憶存取個案過程中,存取到卵子受精前的記憶:卵子很平靜舒適的被包覆在一個透明的細胞膜中;可以感受到很亮的光。光像在外面,也像就是在裡面的自己發出的光,感覺非常舒服。

很快的,變暗了。細胞膜外面很多的撞擊,是精子,很多很多的精子試圖鑽進細胞膜裡。精子進入與卵子結合;卵子的反應一開始是抗拒,感覺渾身不對勁,花了些時間才接受與精子的結合。(原來卵子與精子的結合並非如一般我們認為的那麼兩情相悅)

接著,是一段安靜的旅行,偶爾有恐懼上升(應該是著床期)。然後,經驗一連串在子宮中成長的過程與感受。最後,在出產道時又遇到困難。胎兒時卡在產道出不去,感覺快死了,全身無力,想放棄。(有超過一分鐘的時間沒任何反應)。接著,又一陣努力,後來頭頂感覺到光線與空氣,但出不去。接著,感覺有手拉他的頸部,頸部很痛。最後出生了,又一陣沒反應: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感覺旁邊沒人感覺像孤單或失落。一直等到回到媽媽的懷裡,他內在奇怪的情緒反應才平靜下來。

個案後,他身體層面有些反應。頸部起了疹子經過兩三天才退去;而渾身不對勁的感覺一直持續到下次個案才消失。

這是我第一次存取到卵子的記憶。這經驗再次提醒了我:每一個細胞分子都有意識,卵子與精子細胞結合前分別有各自的能量與意識。從以往的經驗中,我總以為靈魂(光)在卵子與精子結合,第一顆細胞產生時才進入;這次經驗顯示,靈魂很可能在受精前,就在一旁等待了。而人類內在的男性與女性能量的不協調,原因可能不僅是性別或社會制約所致;早精子們試圖穿過卵子細胞膜時,卵子當時那種被侵入,被打擾的感受記憶一直都存在。

每個人在子宮時期的生活有太多的發生:舒服與不舒服,信任與恐懼,平靜與煩躁,擔憂與自在等等,同時存在。每一次執行肚臍記憶存取過程,一再的讓我見證到:一個人從受精,胚胎,胎兒到出生,所有的記憶都儲存在身體細胞中。

ps. 這個案過程的分享,已經過案主的同意。